蟲裡到外的煩惱

犬貓常見內外寄生蟲疾病

狗狗貓貓也會得寄生蟲?

  夏季將近,飼主們開始注意到要為狗狗貓咪驅蟲,但其實一年四季寄生蟲都是存在在我 們的環境中的!就算是居住在室內環境的貓貓們,也可能因人類衣物、鞋子上所攜帶的寄生 蟲成蟲、蟲卵而受到感染,因此驅蟲計畫應是不間斷地執行,才能夠提供最完整的保護力。 那麼,台灣常見的寄生蟲有哪些?又會對狗狗貓貓們造成什麼樣的危害呢?

寄生蟲又分成哪些種類

    常見的寄生蟲可分為體內與體外寄生蟲,不同的寄生蟲可能影響不同的器官及造成不同的臨床症狀。

   體外寄生蟲較常造成皮膚病灶、引起皮膚過敏反應,或藉由叮咬傳播疾病。體內寄生蟲中的蛔蟲、鉤蟲、絛蟲、鞭蟲會引起腸胃道症狀;心絲蟲依據其嚴重程度則會引起心臟、肺臟相關臨床症狀。

體外寄生蟲有哪些?

▍跳蚤 

跳蚤不僅會影響到犬貓,同時也可能叮咬人類,造成搔癢,是非常難纏的寄生蟲!因此就算毛小孩們沒有外出,也可能隨著飼主被攜帶回家。跳蚤常見造成毛小孩皮膚刺激, 其唾液、排泄物易引起「跳蚤過敏性皮膚炎」,跳蚤數量過多時,也可能讓動物出現貧 血的臨床症狀,嚴重時導致死亡。跳蚤也是許多疾病的中間宿主,包括傳播絛蟲症、貓抓熱和其它立克次體而引起的疾病。跳蚤卵可於環境中生存長達兩年,因此若有發現跳 蚤蹤跡也應進行環境消毒與清潔,同時做好定期驅蟲,才能夠完整預防跳蚤的侵害! 

▍壁蝨 

壁蝨偏好出沒於草地、陰涼潮濕處,可在環境中存活很長時間。壁蝨叮咬時的口器可能造成該部位的脫毛、紅腫、傷口感染等症狀。同時壁蝨也會經由叮咬傳播萊姆病、焦蟲症及艾利希氏體感染症等,對健康造成嚴重影響。若發現毛小孩身上有壁蝨時,切勿徒手拔除,可能造成壁蝨口器殘留於體內,應盡快尋求獸醫師的專業協助喔! 

▍疥癬蟲、耳疥蟲 

耳疥蟲常藉由動物之間的緊密接觸,或母犬 / 貓在生產過程中傳染給幼犬 / 貓。疥癬蟲可見於眼瞼、上唇、鼻子、耳朵等位置,進而感染全身其他部位。感染不嚴重者,臨床症狀不一定會看到搔癢情況,但可能發展為細菌性膿皮症。耳疥蟲造成的臨床症狀如甩 頭、搔抓耳朵、脫毛、外耳道出現大量耳垢等。耳疥蟲與疥癬蟲的診斷需透過顯微鏡鏡檢確診。

體內寄生蟲有哪些?

▍心絲蟲 

蚊子的叮咬會傳播心絲蟲,因此心絲蟲感染症常見於台灣的潮濕氣候。心絲蟲的成蟲會居於犬貓的心臟、肺臟系統內,因此心絲蟲感染症的嚴重程度與成蟲數量有關。臨床症狀有活動量下降、運動不耐、咳嗽、呼吸困難等,隨著成蟲數量增加發展至肝腫大、腹水、 甚至死亡。由於體外寄生蟲用藥皆是針對幼蟲,並無法殺滅心絲蟲成蟲,因此心絲蟲的預防更為重要! 

▍絛蟲 

絛蟲種類繁多,而寵物中最常見的是由吞下受絛蟲感染的跳蚤所致。絛蟲是一種扁平白色蠕蟲,由數百節細小片段組成,在腸道中發育成熟後,脫落的節片會隨著糞便排出, 掉落在環境中,再次被犬貓或跳蚤食入進而進行傳播。當犬貓因跳蚤感染感到搔癢而開始理毛時,則會同時舔入跳蚤體內所攜帶的絛蟲幼蟲、蟲卵,再次進到犬貓的腸道中生長。因此當犬貓出現磨屁股、體重減輕、虛弱無力且飼主在環境中有看到類似白色芝麻粒的異物時,就要想到是否有絛蟲感染之可能性! 

▍蛔蟲 

成年蛔蟲寄生於犬貓的腸道中,以腸道中的食物為食,因此會起犬貓的營養不良。蛔蟲 尤其常因哺乳而經由母畜垂直傳染給幼畜,也因幼年動物的免疫系統尚未完全成熟,而引起較嚴重的臨床症狀。 

▍鉤蟲 

鉤蟲可經由皮膚、食入、或胎盤傳播,其成蟲的鉤狀口器會錨定在腸壁的內側壁上。鉤蟲主要寄生於十二指腸,從腸道的細小血管中吸收大量的血液、破壞小腸上皮細胞。大量鉤蟲可導致犬貓腸道發炎、貧血、甚至影響生命危險。

該怎麼預防及治療?

這麼多種內外寄生蟲,身為飼主的我們該要怎麼預防與治療呢?

結語

  寄生蟲帶來的後續影響及相關傳染病,等到狗狗貓貓已經感染時,治療都遠遠比預防來的困難許多。因此一年四季都定期做好內外寄生蟲的預防,才是保護狗狗貓貓們遠離疾病最好的方式!驅蟲做得好,從裡到外沒煩惱!

Reference: 

 [1] Ettinger, S. J., Feldman, E. C., & Cote, E. (2017). Textbook of Veterinary Internal Medicine-eBook. Elsevier health sciences. 

 [2] Miller Jr, W. H., Griffin, C. E., & Campbell, K. L. (2012). Muller and Kirk's small animal dermatology. Elsevier Health Sciences. 

 [3] Dantas-Torres, F. (2008). The brown dog tick, Rhipicephalus sanguineus (Latreille, 1806)(Acari: Ixodidae): from taxonomy to control. Veterinary parasitology, 152(3-4), 173-185. 

 [4] Clark, N. J., Seddon, J. M., Šlapeta, J., & Wells, K. (2018). Parasite spread at the domestic animal-wildlife interface: anthropogenic habitat use, phylogeny and body mass drive risk of cat and dog flea (Ctenocephalides spp.) infestation in wild mammals. Parasites & vectors, 11(1), 1-11. 

 [5] Bowman, D. D., & Atkins, C. E. (2009). Heartworm biology, treatment, and control. Veterinary Clinics: Small Animal Practice, 39(6), 1127-1158.